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草根播报 > 内容

广场舞新规 大爷大妈都怎么看?

时间:2017-04-03 23:36 点击:

王大姐舞队放音乐用的录音机。

  跳广场舞有哪些“禁区”,有了新说法。3月1日起,新版《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》开始实施。新版《条例》提倡文明开展个人、集体健身活动,并指出,不得扰乱公共秩序、宣扬迷信、影响他人正常工作、学习和生活,情节严重者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,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行政处罚。

  那么,现实如何呢?我们采访了解到,大部分广场舞参与者都能约束好自己和团队,尊重他人生活,维护好公共秩序。不过,他们也有一些担忧和建议。

  “跳广场舞,主要靠自觉”

  3个充电音箱“躺”在地上,音乐一响,6、7位女士翩翩起舞,几位大爷或吹着口琴,或手拿话筒,十多位围观者跟着小声合唱……与传统的广场舞相比,这样的画面,有点儿“广场小音乐会”的意思。

  这是晚上八点一刻,簋街周边的一个公园。

  在这个面积不大的公园里,当天一共有三个广场舞活动团队。其中,有两个都是“纯音乐”队伍,音量控制得很小。而相比之下,这个“广场小音乐会”的音量偏大,但算不上特别吵闹。由于公园一圈儿环绕着建筑物,每一句歌词唱完后,都有音乐声在回响。

  公园里的广场舞活动,在每天晚上七点半左右陆续开始。天气好的时候,活动的人群也会多一些。公园每天晚上九点准时关门,所有广场舞活动者只有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活动时间。

  对于已经生效的“新规”,公园里几位跳舞者都表示有所耳闻,但他们并不为此担心。“广场舞这种活动,主要靠自觉。如果自觉一些,又何需别人来管呢?我们每年只要到了孩子期末复习备考、有重要考试的时候,都会暂停活动,谁家没有读书的孩子啊,大家都得互相体谅。”一位大爷说。

  不过,这样的“自觉”意识,并不是人人都有。公园西门一名值班人员透露,前几年,的确有过一些居民打电话投诉,现在好多了。“公园也有人随时提醒他们控制音量,如果实在太吵而不听劝阻,警察也会过来处理。”

  王老师常年在此公园里观看广场舞,他说自己没有见过因为噪音问题而发生摩擦和冲突的案例。“说实话,这一群老人还是很有礼节和分寸的。有时候音量调得大一点,可能也是因为年纪大,耳朵不太好使,不是故意扰民。”

  尽管如此,公园周边还是有居民有不同意见。有居民认为,每个人的主观感受不一样,虽然公园九点关门,但自己偶尔躺下休息时候,还是觉得音响挺吵闹。而且,像这种距离居民区比较近的公共活动场所,应该注意协调控制好音量。

  此外,在采访中,有大爷大妈对“新规”表示出担忧。他们担心,自己的文娱活动会随着“新规”的落地,受到过度的限制或执法管理,建议执法者要灵活、人性化执法。“人年纪大了,很需要一个精神文化活动。我们把身体锻炼好了,不生病,儿女负担轻了,也是在给国家节约医疗支出成本啊。”

  条例太笼统,最好划出一个“能跳”的时间段

  “一、二、三、四,拍手!转身!”周五晚上八点,崇文门国瑞购物中心东门外的空地上,王大姐正带着20多位大妈一起跳广场舞。和印象中广场舞的“吵闹不堪”相比,这里给人的感觉还算“可以接受”——跳舞音乐用的是一台录音机在播放,声音并不算大,也没有特别激烈的鼓点。

  在这儿跳舞的大妈,基本都住在附近的新景家园和国瑞城小区。王大姐表示,她们最早是在新景家园的小区里跳,有的业主觉得扰民,她们就搬到了国瑞城商场外边。

  “在小区里跳确实不太合适,我作为小区居民也曾经被其他跳舞的打扰过。”原来,除了王大姐她们之外,还有另外一支跳交谊舞的团体,每天晚上能跳到十一点,声音还特别大,吵得王大姐一家根本休息不了。

  正是因为有过被扰的经历,王大姐的舞队搬到外边后,跳舞时可谓是相当小心。“有的地方跳广场舞都接那种大音箱,我们不接。本来我们跳舞的地方就挺安静的,所以音乐不用开得特别响,大家能听见就行。”为了尽量不打扰别人,舞队的活动被严格控制在八点到九点这一个小时。到了临近中高考的那段时间,王大姐还会让大家暂停活动。

  可即便是如此小心,大妈们还是遭到过扰民投诉。舞队所在空地的东边有一条小街,小街的另一边就是国瑞城西区小区,投诉的人正是小区里的居民。警察接到投诉后前来调解,一番交涉之后,大妈们还是保住了阵地,但也表示在活动时会更加注意。

  说到跳舞和扰民之间的矛盾,王大姐也显得很无奈:“其实我们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了,如果这还达不到要求,那我们也真没办法了。”王大姐所在的小区有一个活动室,按理说能解决扰民的问题,但活动室地方实在太小,容不下这么多人。“我们也找不到更合适的地方了。”

  遭到投诉已经是一两年以前的事,在那之后,大妈们和周边居民一直“相安无事”,王大姐也希望周边居民能给她们多一些理解。“我们跳广场舞已经十多年了,跳舞现在就是我们每天一大盼头。而且国家一直倡导全民健身,适合我们老年人做的也就是广场舞了,如果不让我们跳了,我们还怎么锻炼呢?”

  对于近日发布的广场舞扰民会被处罚的条例,王大姐认为在“是否扰民”的标准上应该更加明确。“另外在跳舞的时间上,最好能划出一个能跳的时间段,比如晚上九点之前,这样你管起来也好管,发现有超过时间还跳的就罚呗。”

  “真扰民可以处罚,但主要问题是能活动的地儿太少”

  晚上八点多,东直门附近某商厦楼下小广场上,十多位广场舞活动者随着音乐节奏,前后左右挪步。打鼓的、跳舞的、喊节拍的……路旁护栏外,车来车往不歇;身边路过者,不时驻足围观。

  “我们都在这儿跳好几年了,你看这是公用的开阔地带,我们每一次活动开始前都会调试设备,控制好音量,根本不存在扰不扰民的问题。”跳广场舞的刘大妈说。

  据了解,刘大妈及舞伴们之所以能常年在此跳舞,一是因为大家的热爱和坚持,同时也是因为商厦管理者支持。刘大妈说,大家伙儿的广场舞活动很精彩,吸引了广场周边的不少“粉丝”。“不夸张地说,我们一天不来,这附近饭后散步的朋友,他们都会不习惯呢。”

  一般情况下,与刘大妈一起跳广场舞的,少则十人,多则二十人左右。“兄弟姐妹”们都把现在这个跳舞的场地看得“宝贵”,除了刮风下雨、严重雾霾天,大家每天都会相约准时来此跳舞。

  对于扰民严重者可能遭遇治安处罚,刘大妈坦言,现在的人素质普遍比较高,要是出现扰民还不听劝告,那就应该处罚。但是,她认为执法者要“抓现行”,真正处罚到个人,会比较难。“有时候警察到达现场之前,人家早就把音量调低或者收拾回家了,警察没有证据,他们也挺难办。”

  与广场舞的扰民问题相比,刘大妈更为活动场地不够而揪心。此前媒体曾报道,由于天气寒冷,同时也为了避免扰民,有一些广场舞大妈将“战线”转移到了地下车库。对此,刘大妈则笑言,地下车库不适合跳舞,光线不好、空气不好、不安全,而且北京车库这么紧张,“长期转移到地下车库跳舞,有些不现实”。

  “老年人能有一个锻炼身体、释放精力的地儿多不容易啊。”刘大妈感叹,由于有人投诉等原因,她知道周边有几个地儿早前都不让跳舞了。“我觉得,咱们不能只是说广场舞一些不好的方面,得平衡着、互相换位一下来看问题。现在的主要问题是,可以给咱老年人跳舞活动的地儿太少了,应该开放一些学校、街道之类的场所供大家活动。”(记者 李松林 莫凡 文并摄)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文章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刊登广告 | 招贤纳士 | 人员查询 | 投诉建议 | 联系我们 | 申请记者
  • 中国焦点新闻网(http://www.jdxww.cc) ©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中国焦点新闻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
    新闻投稿或提供线索邮箱:zgjdxw@sohu.com QQ留言:905491912
    本站北京热线电话:(010) 57187133 监督电话:13045201998
    Power by DedeCms
  •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:京ICP备12017413号